网站首页 阅读 详情

盖大印

2019-03-29 07:31:46 兴化日报(数字报)

□陈明干

收获季节,生产队的打谷场上每天每夜都有成千上万斤的粮食堆放着。万一粮食被盗,轻则社会治安问题,重则阶级斗争新动向事件。因此,除了有人日夜看场,还有专人在粮食堆上盖大印。晚上盖好大印,次日清晨还要查验。

大印,顾名思义,这印比较大。大印极像一个木盒,长方形,长24公分,宽18公分,高4公分。大印是木板做的,有印框、印底、抽板和把手。印底上镂空刻着“第X生产队印”的字样,或“第X生产队”再加“丰收”两字。“第X生产队”刻在印底的四边,字较小;“印”或“丰收” 字样较大,刻在印底中间位置。用纱布装满石灰粉,放在印框里,在印框上端的边槽插好印盖,拎起把手,就可以盖印了。掌印人提着大印,在地上用力一拍,再提起大印时,地面上立刻显现出洁白的、一个个方方正正的“第X生产队丰收”的字迹来。

傍晚收工,场上的麦堆或稻堆,有的用板锨堆成了圆锥形,有的用翻盖拉成了岭子状。掌印人从粮堆的上半部盖起,上半部盖完后再盖下半部。每拍一下大印,粮堆上便会显现印迹。印迹模糊的,再用力补拍一下。每隔一尺的距离拍一下,两转下来,每个粮堆上清晰地环绕着两圈大白印。若是有人偷了一点点的稻谷,这被偷的地方就会有一点凹塘,印迹全无。

在众人眼里,盖好大印的麦堆或稻堆格外重要,那一排排的印迹显得神圣而不可侵犯。为避免夜里露水浸湿粮堆,众人用草叉拖来稻草,然后轻轻地、轻轻地将一草叉一草叉的稻草覆盖上去。千万不能因用力过重而将粮堆上的印迹抹灭。

村童知道父母在打谷场上晒草晒稻,傍晚放学后,常常去打谷场上玩耍。两三个村童在一起翻跟斗、钻草堆时,父母亲早就提醒了:“你们玩归玩,千万不要把粮堆上的印字搞坏了!”提醒归提醒,玩兴正浓的孩童早将父母的话语丢在了脑后,一个跟斗翻下来,粮堆塌了一角,盖好的印迹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孩童的屁股上免不了挨上父母几下脆崩的巴掌,父母连忙喊来盖大印的,重新补上。

次日晨,晒稻的人们又来了。众目睽睽之下,有人用草叉再次轻轻地揭去粮堆上的稻草。一个个清晰的印迹再次呈现在眼前的时候,众人这才放下心来。

缴完了公粮,其余的麦子或稻子都要存放在生产队里的仓库里。这些麦子或稻子,有的作为种子,有的是全队人的口粮,都用褶子一堆一堆地储存着。每个高高大大的褶子上端,也都一排一排地盖着大印。每隔一两天,生产队长和小队会计都来查看印迹。毕竟,种子关乎来年,口粮关系生存,大意不得啊!

到手的粮食是全队人一年的辛苦所得,因而看管场上的粮食必须有互相监督、制约的办法。那时,场头组长和掌印人不能一人所为,须由两人分别担任。

掌印人和场头组长一样,也是由全生产队每家每户民主推选出来的。做事负责任的,可以一直掌印;有失误的,交出印把子,由他人接管。

1491